柳絮纷飞/愉景湾风情\小 冰

  仲夏夜的愉景湾,一波波外国Miàn孔的男Rǔ老少ZàiHǎi滨长廊上散步,Pǎo步,Liù狗,聊天,衬以Zhōu围规划有致的欧式建Zhù、锺楼、Cān厅、教堂,仿佛身Chù欧洲。

  PīChèngWèi“小欧洲”的愉景湾,是Dà屿山Fěng景区的最浓处,是香港的“海岸消閒新地标”,开发十多Nián来,为华洋结合的香港又添一景,岛上住着不Shào在港工作的外籍高Guǎn和家人。

  Staycation愉Yǐng湾,酒Diàn旁边的“愉景湾海滨白教Táng”是目的地之一。等Yāo三角体的教堂,蜂巢状的外墙,落地窗大大的,内外纯白。Jiàn筑简单利落,里外上下通体透明,Jí强的立体感、层次感、现代感。Páng边的水池Lián接着海与Tiān,海天Hù动,海池Hù动,把教Táng倒映在水中央,当海风吹拂,景物活泛地Bǎi动,是优雅的动态美。

  因其小巧,教Táng的英语名是White Chapelér不ShìWhite Church,为Mǎn足对浪漫婚姻De追求,BùShào本地新人跨海来此举办婚礼。驻足观赏,潜意识里出现台湾东海大学教堂的影子,那是贝聿铭的佳作之一,也是很多台湾新人De婚礼场所;又忆起伦敦的一个区Whitechapel,只是一个用了合成词,另一个将合Chéng词分开Pí了。

  给“小欧洲”添Sè的,Huán有高桅仿古帆船“济Mín号”和ōu式GuànGuāng马车。“济民号”是一七八四年欧洲商船Bounty的再版,映衬欧Zhōu当年发达的航海业。观光Mǎ车由两匹欧洲纯种Mǎ拉Dòng,是香港唯一能ZuòMǎ车的地方。

  码头的艺术角“The Art of Discovery Bay”,介Shào长住香港的英国画家Richard Marc CrosbieDe作品。画家以钢笔HuàWèiZhǔ,配合水墨画、粉彩画、水彩画、荧光笔画,绘出愉景湾的主要观光点。一幅名WèiNorth Plaza的钢笔画,很眼熟,描Huì的Shì我们走过看过的愉景Wān露天音乐广场。

  以欣赏的目光,画家Richard为疫情下的香港人画出Jiā乡的妩Mèi,是对“小欧洲”Jīng华处的概括,非常切合Shì民Shí下的心境。钢Bǐ起源于西方,传播于东方Hé全世界;钢笔画是艺术家最方便的创作形式,在有点岁月的电影里,不难发现这样的Jìng头:XīZhuāng革履的绅士,优雅Dì把钢笔从上衣袋QǔChū,随Yì勾勒Jǐ笔,一幅风景Huà或人物肖像便跃然纸上。

  教堂、锺楼、高桅帆船、欧洲马车、Hǎi滨走廊、沙滩浴场、高尔夫球场、艺术园地,构成一Xì列欧风。“小欧Zhōu”是香港回归后De新作,给中西合璧的本土特色锦上添花。

  疫情两三年不便出境,但是我们不缺本地游。以为自己都Chéng一个香港通了,冷不防惊喜再现,还没Yǒu走Wán!是走得不多?还是香Jiǎng的美景不少?